原标题:揭秘流量分发产业:趣店狂奔引羡煞,有人却在退场 来源:新流财经

“过去一撒网就能捞鱼”的日子已经过去,伴随着宏观经济下行,国内曾快速发展的流量经济也已“夕阳垂暮”,互联网经济已经进入深水区。

流量红利消逝,各类金融机构的线上获客成本不断飙升(有业内预计获客费用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导致to C业务增速明显放缓。为对冲这部分增速下滑,业界纷纷开始向B端探索,欲以流量变现的方式构成新的增长极。而互金公司的流量分发业务就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近年来,一些头部互金公司的确在加码这块儿业务,如趣店的开放平台、京东的借钱平台等,而在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他们的B端业务增长显著,早已引发业界热议。

不过,尽管部分金融机构对该项业务“跃跃欲试”,但真正能够放开去干的却并不多。

一是由于金融数据这块业务具备强者恒强的属性;而更为重要的是,大家对业务合规性的敏感程度大幅上升。

流量分发让互金头部“欲迎还拒”

“一边有人入场,另一边已有人退场。”目前,各家机构对流量分发业务的战略重视度都有所差异。

作为行业头部,京东数科正在向B端服务大步迈进。新流财经从一位接近京东数科的人士了解到,目前京东金条和白条上的二类用户被认为是非优质用户,京东数科会将这部分用户引流给其战略合作伙伴买单侠和自身搭建的借钱平台上。

由此来看,无论是导流给买单侠还是借钱平台,京东数科都是从自身流量出发,盘活拒量,挖掘用户深层金融需求,对接不同定价的资金机构。

同样地,趣店下设的开放平台今年所取得的业绩(单季收入达4亿元)令业内羡煞。对此,其CFO杨家康表示,“开放平台是基于趣店建立的分布式流量生态系统,以及庞大的未充分开发的用户基础。”

换句话说,趣店开放平台其实也就是典型的流量分发模式,包含自身流量分发和采购流量分发,都是将拒量数据分发到其它放贷机构。

然而,此前一度在流量分发领域有不错表现的360金融,受业务板块调整的影响,其360贷款导航不再受重视。

究其原因,或许在于其目前手握4张金融牌照,分别为晋商消费金融(持股25%)、 三六零网络小贷、和耕传承基金销售,以及三六零融资担保公司,因此其受到多方机构资金的青睐,从而发力自身贷款产品(如360借条、360分期等)。自然而然地,“为人做嫁衣”业务将被边缘化。

此外,新流财经从一位身处某知名持牌消金公司的从业者李晓明(化名)口中了解到,其所处的持牌消金公司已经悄然退出了这一市场。“此前公司也有小范围地做过这个项目,但是因为身份(持牌消金)所带来的风险对价问题,项目效果不如预期。再加上现在强监管的紧张氛围,再冒险做,不值当的。”

流量分发的实质到底是什么?

“流量分发,其实就是精细化地流量变现,怎么说呢…举个例子吧,这就像卖猪肉!”李晓明表示。

“这就像那位北大的高考状元去卖猪肉一样,卖猪肉也达到了北大水平。”“他的运营理念就是相当于精细化运营、精细化销售:其把一头猪拆解后,将猪皮卖一部分有特定需求的人群;猪肉卖给另一部分人群;猪肝、猪大肠、猪血、排骨等分别输送至不同的客群,用不同的产品承接不同需求的人群。”

实际上,如何高效地将不同资金匹配不同资产一直是困扰整个互金行业的头等难题之一。很多互金公司之所以成为众矢之的,就在于将这两者的错配,把猪血卖给了打算练猪油的人,最后成为“过街老鼠”。

不过,所谓的“流量分发”,目前行业内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本文认为,互金公司只要是将流量分层对接不同层次的外部金融机构的,都可归为流量分发这一概念中。

其中,金融机构对拒量的分发变现,可能是流量分发的核心内容。

这里可以将拒量大致认定为两类,一类是机构自营业务里未能消化的用户群体;

另一类是机构引入流量中同样未能有效转化的用户数据。互金公司通过对这部分数据筛选、分级之后,输出至与之匹配的资金机构,从而大大提升了后者的综合获客效益。

灰色产业or黑色产业?

实际上,流量分发这一业务并非是新鲜事物,行业内早已有公司在做这件事。但对持牌互金公司而言,他们最为担心的还是业务的合规风险。

“我们之前的导量规模大概是每天一两万条,而且资金机构的定价都很低,我们从中挣不到多少钱,大概也就是每年千万级别的业务收入。”李晓明表示。

“这样的规模根本没法和那些非持牌机构相比,他们当中有的导流量最多的时候能够到每天几十万条,有些人一个月就能赚上百万。”“当然,这么高的利润背后,数据很可能最后都是导入到了714高炮或搞套路贷之类的机构。”

李晓明清了清嗓子,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道,“怎么说呢…这些都是带血的钱,也是毁了很多人一生的钱,是黑金!”

据新流财经了解,除了持牌互金公司之外,互联网科技公司和分期机构对流量分发也都抱以警惕之心,随着国内对保护个人隐私数据的重视,行业内的数据违规事件时有发生,甚至有些持牌消经公司也被卷入其中。

前两年,康旗股份依靠旗下“秒白条”APP为网贷平台等导流,从而实现业绩的飞速增长。但在今年年初,“秒白条”被质疑踩雷“714高炮平台”而被市场监管局以违规收集个人信息之名,予以行政处罚。

对此,康旗股份表示,受个人消费信贷行业整体政策变化的影响,以及消费信贷需求客户的信用特征出现较大变化,其决定主动收缩了互联网流量增值分发业务。

这被业界认为是,监管者有意向市场传递对流量业务的警示信号。

“互联网金融也就是互联网,是互联网就会有互联网思维,那么具有变现价值而不变现的操作,对互联网来说基本是难以想象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质疑道,“说得糙一点的话,放着数据砸手里,那就是有钱不赚王八蛋!”

李晓明表示,从声誉角度、道德角度、监管角度来看,自己所在公司没有理由做这块业务。监管收严是大趋势,流量业务所带来的收益还无法与其风险匹配。

“谁知道经过层层数据分发之后,用户最终在哪类机构被转化,要是出了事,要不要承担连带责任?虽然说现在行业内用户数据的重复分发率很高,但是一旦往回追溯到你也有涉及,你说你怎么说得清?”李晓明连续反问道。

虽然在141号文中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

但目前,无论是业内还是业外,对平台机构流量分发业务到底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和风险,均不明晰。

获取趣店股票最新信息,关注:http://qufenqi.meigushe.com 每天更新趣店股价趣店市值最新动态,每季度为您提供趣店财报,不定期更新趣店研报评级